忆谧Yimi

p1-4在wb看到一个捏纸片人的网站,就试着捏了小朋友们~一开始只捏了仪追,后来捏上瘾了就把金凌和自己想象中的子真给捏了出来٩(。・▽・。)ρ

“思追思追看这里!!”(●'◡'●)ノ❤
“景仪不可喧哗……”(⁄ ⁄•⁄ω⁄•⁄ ⁄)
金凌&子真:“……呵”(ㅍ_ㅍ)

什么?!为什么仪追没有抹额?!
因为在对方手里呀~

小朋友组真可爱啊~好喜欢他们!!!

p5等了一个多月终于把两个小宝贝凑齐了(๑´∀`๑)

【仪追】橡皮尺子

橡皮仪×尺子追
又名    橡皮的追妻之路 (文具盒里神奇的cp)
一个奇怪的脑洞,很普通的经历又觉得很有意思,写出来之后又不知道自己写了啥(ノДT)
ooc我的 ̄  ̄)σ


  橡皮仪很好奇。

  他是第一次离开伙伴来到新环境。以前每天都是见着长得几乎一样但性格迥异的伙伴。而如今,这里有很多新的伙伴:沉稳的黑哥,火辣的红姐,甜美的蓝妹,白胡子花花的铅笔爷爷。哦,对了,还有一个长得清瘦但好看的尺子哥哥。

  橡皮仪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憧憬。


  尺子追在这里住了很久了。

  他看着身边的伙伴换了又换,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直到现在,相熟的只有铅笔爷爷。

  哦对了,前几天来了个新孩子。看起来很活泼好动,而且生得白净,极受主人的喜欢。

  尺子追对新来的孩子充满兴趣。


  写写画画,涂涂改改。

  橡皮仪跟随着主人奔上学习的战场,和其他伙伴一起在斗争中成长。如今的他已不似来时那般白净,身上留着浴血奋斗的痕迹。

  在这些日子里,他凭着豪放阳光的个性和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混了个熟。特别是与他年龄相仿的尺子追哥哥。橡皮仪可崇拜喜欢他了。虽然只比自己长两三岁,却已经和主人一同奋战多年了。

  橡皮仪觉得尺子追厉害得不行不行的。


  尺子追有点心慌。他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橡皮仪了。

  他发现自己的视线总离不开他。每次在屋里他总在搜寻着橡皮仪的下落,看看他在干什么,看着他温暖的笑容;每次橡皮仪随主人上战场,他总会担心,担忧他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帮到主人,想着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只有看到橡皮仪灿烂的笑容,他才会安下心来。

  尺子追觉得自己没救了。自己已经心安地躺在橡皮仪的温暖乡中,无法离开。


  橡皮仪觉得心中有只小鹿在乱撞。他好像喜欢上尺子追了。

  第一次见到尺子追,他便觉得尺子追有种说不出的好看。不是晶莹剔透的美,因为尺子追身上有着多年征战沙场的疤痕。而是一种沉稳朦胧的美。

  好动的他每次都能在尺子追身边静下心来,安安静静地听着尺子追讲故事,看着他俊美的侧脸。偶尔逗逗尺子追,看他露出又羞又无奈的表情,享受着尺子追对自己的宠爱。

  他好希望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下去,自己可以天天缠着尺子追,沉溺在尺子追的温柔乡中。


  可是,好景不长。

  橡皮仪太喜欢尺子追了,经常在尺子追身边,甚至试过几次赖在尺子追身上睡了。

  他们的主人发现橡皮与尺子粘在一起后也没什么反应,将他们掰开就算了。只是时间久了,他们的主人就不耐烦了:

  这橡皮老和尺子粘一起,还弄得尺子这么脏,真是烦死了。

  于是主人决定要换一把尺子。毕竟这把尺子已经用了很久,身上的刻度有些也模糊了。

  当橡皮仪和尺子追知道这件事时,铁尺子已经来了。他们甚至没有多少道别的时间。

  尺子追看着橡皮仪,纵然心中有千言万语,他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听他道:

  景仪,照顾好自己。

  此时橡皮仪已是泪流满面,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的私欲,害得尺子追要被送走。自己对尺子追的爱到头来却害了他,橡皮仪恨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


  尺子追离开后,橡皮仪不复以往。身边的伙伴换了几个,橡皮仪都不想去认识他们。他想着没有尺子追在认识再多人又有何用,倒不如一个人自在,无牵无挂。

  相思之苦难熬。

  橡皮仪日日思念尺子追,日渐憔悴又无人可诉。渐渐地,他在战场上力不从心。


  一日,橡皮仪再随主人上战场。他却心不在焉,无心征战。他被主人嫌弃地扔在一旁,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没了他,我还真是个废物。

  铅笔爷爷看着橡皮仪自甘堕落的样子,重重地叹了口气。

  若是想他,便去寻罢。顺应自己的心不是坏事。

  橡皮仪似乎看到尺子追,看见他无奈又宠溺的笑,看到他为自己担忧的样子,看到他带星光般的眼中流露出的柔情。

  橡皮仪想起那日在尺子追身旁隐约听见尺子追说:

  我希望有一天,能和景仪一起……看看外面的世界。


  橡皮仪决定要去找尺子追。他趁主人不小心打翻笔袋时溜走。他把遍地找橡皮的主人扔在身后,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上寻找尺子追的路。

  他看着广阔的天地,心里有点害怕慌张,不知道要去哪儿找。但他一想到尺子追一人在外流浪,他就用尺子追给自己壮胆儿继续走下去。


  橡皮仪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一会儿跟着小车,一会儿搭在袋子上……最后他被带到一片草地上。

  夜晚的天空挂着零星几颗小星星,虽少,然亮。

  橡皮仪回想近来的经历,又苦又累,没有多少是值得回忆的。

  但他不曾后悔。

  正当橡皮仪想离开时,不远处的草地传来一声呼唤。那声音又轻且带着点迟疑:

  景仪?是你吗?

  橡皮仪忍不住又流下了泪。他不顾身上的酸痛,使劲儿地向尺子追那儿移动。

  思追,我好想你。

【仪追】送清凉

观新生军训有感……写完了不知道写了什么(つ∧⊂)
很喜欢他们这种淡淡的感情,两个人懵懵的让身边人着急哈哈哈小朋友组好可爱的说〃∀〃
私设如山,有阿凌男友活在对话中,小心踩雷, ooc属于我

      今年九月的天气比以往的好,太阳不算毒辣,甚至伴着阵阵凉风,阳光照得人暖暖的,给人一种秋天真的来了的感觉。可顶着太阳的大一新生并不这么觉得。军训才开始的第二天,病号连就多了许多学生坐在一旁看着其他人训练。他们不敢喧哗,即使坐在一旁也能感受到整个训练场严肃的气氛。而在场中的学生正练习着踏步,时不时担忧着自己有没有踏错。

   “思追你看!他们也太轻松了吧!看看那个,啊,还有那个。都踏成什么样儿了教官都不骂。”欧阳子真东指西指地向友人控诉着。
  一想到自己上一年被训得快散架,无名的火蹭蹭地燃起,他恨不得现在就把糖水车拉走,这群小崽子还需要什么清凉呢!?
  上一年军训时只能眼巴巴看着隔壁学院一波又一波地的送清凉,自己学院穷就送了两次。这届师弟师妹倒好,才第二天就有清凉可叹,而且天气不晒还凉,真真是……有苦难言。

  休息的哨声响起,在教官宣布休息后新生凝重的表情转瞬即逝,嬉笑着跑到阴凉处坐下。蓝思追远远看着师弟师妹们基本都坐好了才推动小车走过去。欧阳子真见自己的恶想被扼杀在摇篮中,无奈下只能赶紧跟上。

  一些师弟师妹认出了迎新时见过的师兄师姐,领头向他们问好。来送清凉的净是些养眼的师兄师姐,一些小师妹见了好看的师兄不禁红了脸,悄咪咪地和身旁人讨论着谁谁谁好看。
  领头的师姐也不啰嗦,三言两语地说辛苦了,后面还有十几天要坚持的话鼓励鼓励了他们就开始让人分糖水。几个人在糖水车和师弟师妹间来回地送糖水,见到眼熟的聊上一两句,叮嘱多喝水防中暑。
  蓝思追也不例外,一手端一碗糖水给人送去。长得好看性格又好的师兄谁不喜欢?单是送糖水这几分钟的事儿就有许多小师妹对他产生兴趣,都在暗暗想着要认识这个温柔的师兄。

  蓝景仪在训练时就已经注意到蓝思追。他本想偷瞄离他不远的金凌,看看他被训的糗样。却不曾想瞄到在树下等着送清凉的师兄师姐,更没想到这一眼都被名叫蓝思追的人夺去。蓝景仪觉得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他想说蓝思追定是在什么古色古香的地方长大,活像个从古代穿越过来的翩翩公子。不知道别人和他说了什么,他的嘴角勾起,微微一笑,似是对对方的话感到有些无奈又好笑。

      “媚眼害羞合,丹唇逐笑开”,蓝景仪不知怎的脑子里就蹦出这么一句话,他像是被勾了魂一样,心跳漏了一拍,但也不敢出声大气,匆匆收回视线,生怕被教官逮住受罚。

      而现在,令他心跳不已的人正拿着一碗糖水向自己走来。蓝景仪不晓得自己脸上是个什么表情,他只感觉到有什么正涌上脑袋,热得不行。
  眼前的人一步步走近,蓝景仪紧张起来了。只见那人把糖水递给自己,眉眼弯弯,道:“同学,喝点糖水吧。”

  完了,连声音都那么好听!

  蓝景仪像个机器人一样从蓝思追手中接过糖水,他的手指无意间碰到对方的。尽管天热,蓝思追的手仍是冰冰凉凉的,恰好给蓝景仪降了降温。蓝景仪连忙道了谢,看着人家又重新接起糖水给别人送去,一样的温柔。手中捧着的糖水不是冰的,似乎在天热起不了清凉的作用。蓝景仪喝了一口,只觉糖水甜而不腻,且不烫不凉的温度滑过喉咙的感觉很舒服。一口下去似是比冰冷的饮料更解渴。蓝景仪突然觉得大热天的也不是只有冷饮才能解热。

  蓝思追离开后也心乱如麻。迎新那时他便见过蓝景仪,只是蓝景仪那会儿跑得飞快,蓝思追就只记得他飞奔的背影和匆匆的面孔。本没怎么记在心中的事儿却在送清凉时像潮水般涌起。在一群清一色的师弟师妹中蓝思追一眼就看到蓝景仪。明明大家穿得都一样,怎么自己就先注意到他?

  此时的蓝景仪恰好被教官抓到在搞小动作,被训了几句后罚了二十个下蹲。然而蓝景仪并不长记性,刚做完就趁着教官转身又做了个鬼脸。

  真是……胆子太大了。

  目睹了蓝景仪一系列小动作,蓝思追又把他与那日风风火火的样子联系到一起,会心一笑。在他看来,蓝景仪像是个无忧无虑的太阳,见到他整个人心情都好了。只因这点,蓝思追对他便多了点关注,循着私心给他送糖水。

  近距离看清蓝景仪,蓝思追更觉得他是个太阳。或许是被太阳晒的也或者是被热的,蓝景仪整个脸红红的,汗水缓缓从鬓边流下,接过糖水后对蓝思追笑着道谢。蓝思追见过许多人笑,却没见过有谁像蓝景仪那样笑得真诚。不是带有距离的,不是对陌生人的,而像是相识多年的老友相处时的“不客气”。按常理说,两个不认识的人第一次见面不可避免的总会有些距离和尴尬。然而蓝思追并没有感觉到不自在的地方,反而觉得很轻松愉悦。在不知不觉间心跳加快了,蓝思追不敢再和蓝景仪说话,他怕被蓝景仪敞开心扉的笑容击溃,因此赶紧离开,继续给其他师弟师妹送糖水。

  欧阳子真刚好在盛糖水,见蓝思追急急忙忙地走过来以为发生什么事情,问道:“思追,发生什么事了?呀!你是不是中暑了脸这么红?要不要休息一下。”
  闻言,蓝思追抬手碰了一下脸,确实有些烫,却不是因为中暑。
   “不,没事。继续送糖水吧。”

  一生二,二生三。尽职的师兄师姐隔三岔五地去送清凉,引来其他学院的羡慕。蓝思追和欧阳子真从这些渴望的眼神中看到了过去的自己,总算知道了自己当时的样子,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丢人。

   “哈哈哈哈,蓝…蓝景仪,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匹斑马啊,笑死我了!”金凌躺在床上看到洗完澡穿着背心的蓝景仪毫不留情地嘲笑。
  蓝景仪看了眼自己手臂的分界,又看了看金凌。

  都在同一块地、同一片天下晒,为什么我的这么明显!

  被蓝景仪盯得有些发毛,金凌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别这么看我,谁让你不涂防晒霜。”
   “那玩意儿抹起来那么麻烦,谁要涂啊!”
   “那你就被晒成炭吧,保准你军训完‘脱胎换骨’。”

  是的,蓝景仪不喜欢涂防晒霜。他觉得那东西抹起来又麻烦又黏糊糊的,于是在去学校的前一晚把母亲硬塞在行李里的防晒霜找了出来丢到一边去了。可是他现在后悔了,他可不想军训还没结束就变成一个大黑脸。

  金凌看蓝景仪一脸生无可恋地坐在椅上一动不动,又看到他黑白分明的样子,想笑又觉得还是不要再逼疯他了。于是金凌忍着笑,道:“我有多一支防晒霜,你要不要?”
  蓝景仪一听眼睛都亮了,却又不想受金凌的好。

  要受了这大小姐的好将来还不得给他整死。

  死鸭子嘴硬的蓝景仪把头一扭,说:“谢了大小姐。我自个儿有,不劳烦您。”
   “你叫谁大小姐!哼,不要拉倒。”

  其实蓝景仪并不是被晒得特别黑。到了第七天才看出来黑就真的不是特别严重。何况军训这几天都不是特别晒,只是他本身白,又没有涂防晒霜,黑得明显些罢了。

  军训第八天,蓝景仪起床后发现金凌早不在宿舍,只留下一支防晒霜在蓝景仪的桌上。
  这个大小姐真是……算了,多谢。

  两三次的送清凉足够让一些新生老生熟络起来,甚至私下约起饭来。而蓝思追和蓝景仪仍停留在送糖水时寒暄几句,即使交换了wx也没怎么联系。

  这一天,蓝思追仍旧给蓝景仪送糖水。但在蓝景仪喝完糖水后仍没有离开。蓝景仪有些纳闷:平时不是聊几句就走了吗?怎么今天……

   “思追,呃…今天的糖水挺好喝的。”
   “今天是绿豆糖水,比较凉。对了景仪,这个给你给你。”蓝思追递给蓝景仪一支防晒霜,“虽然不是很晒,但还是涂一点好,免得晒伤了。”
  蓝景仪愣愣地接过防晒霜,整个人都不好了。

  连思追都觉得我黑了吗?我……我当初为啥要丢那支防晒霜!

   “谢…谢谢啊思追。其实我有用的,只是可能效果不太好哈…哈哈哈。”
   “你试试这个吧。我以前军训用过,效果还可以。”
   “谢谢你,思追。”

  目送蓝思追继续去服务群众,蓝景仪看了看手上的防晒霜,又看了眼思追,偷偷乐了起来。蓝景仪想思追永远那么贴心,那么会照顾人,一定很多人追,那我是不是没机会了?不对!我在瞎想什么!

  金凌看着蓝景仪一会儿喜一会儿悲的样子,想这人莫不是个傻子。

  别人不过给了一支防晒霜至于吗?我也给了好不好,又不见……

  等等!金凌的脸一下子青白起来。他顺手拉了下旁边的欧阳子真,问:“欧阳,你说你身边的人和认识不久的人玩暧昧了,你该怎么办?”
  欧阳子真正盯着一个小师妹看,突然被金凌打断又被没大没小地叫了顿时有些恼,道:“叫师兄!思追不用不代表我不用啊。你刚说什么?什么暧昧?”
   “我说!蓝景仪好像有对象了!”
   “什么!?”欧阳子真虽然和他们只认识了几天,但总归性格阳光开朗,吃得开,很快和他们打成一片,特别是蓝景仪和金凌,混得特别熟。在他看来,蓝景仪的恋爱脑是不存在的,所以一听说蓝景仪有对象就让他觉得天仿佛要掉下来。

   “去问问看就知道了。”
   “不行啊!”金凌手忙脚乱地拉住他,“我看他那蠢样儿恐怕自己都没搞懂,让他自己呆着吧。”
   “那你又说他有对象?”欧阳子真觉得金凌在耍他。
   “我看出来的。总之别和他说。我们找他对象说去。”
   “啊?谁啊?”
   “蓝思追。”

  晚训结束后,金凌早跑没了影。蓝景仪只好一人回宿舍。
  这大小姐,早不见,晚也不见,在忙活什么啊。

  另一边,蓝思追被欧阳子真拉到奶茶店东扯家常西扯学习地说了大半个小时,都有点坐不住了。眼见欧阳子真大有不说完就不走的架势,蓝思追愧疚地打断他:“子真,我还有功课,先回去吧。有什么我们可以回宿舍再慢慢说。”
   “不行啊,思追。你听我说……”欧阳子真连忙把蓝思追按回位上。
   “子真,我真的……阿凌?”
  欧阳子真一回头便看见金凌,叹了口气:“小祖宗你可来了。”
   “你们……”
   “辛苦了。”金凌拍了拍欧阳子真的肩,走到蓝思追面前,道:“你喜欢蓝景仪对不对。不许逃避,赶紧回答。”
   “阿凌,我……”
   “思追,你真的喜欢景仪那小子?”其实欧阳子真从金凌说找蓝思追的时候一点也不相信。后来又被金凌说什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啊……给说服了。虽然他还是觉得这些形容不太适合思追,却也半信半疑了。直到现在蓝思追含糊的样子他才确信是真的了。
   “景仪很好,我…我不知道……”
   “喜欢就说啊,哪儿来那么多不知道?你不去说别人能知道吗?”金凌愤愤地坐在蓝思追面前劈头痛骂一通。

  蓝思追不是没想过向蓝景仪告白。但他觉得才认识没有多久就向别人谈情说爱未免有些不稳重。何况还不知道蓝景仪是怎么想的。万一人家没有这个意思,把人吓到了连朋友都做不成。

  金凌看着蓝思追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道:“要是蓝景仪也有这个意思呢?”
   “景仪……应该没有吧。他对我好像只是师兄弟的感觉。”说完,蓝思追自嘲了下,自己明白蓝景仪没有这个心思,那又为何要告诉他破坏他的生活呢?
   “好啦,你们别管我了。我明白的。阿凌,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军训才过了一半,别累着了。”说罢,蓝思追便不管他二人,自己回宿舍去。

  金凌皱着眉想:看来要思追主动是不可能。这人怎么就智商高,感情方面却胆小的不得了呢。还是找蓝景仪……
   “金凌你怎么知道他们两个…呃双向暗恋?”
   “哼,过来人的经验。”
   “哦,那金凌,你咋那么关心他俩的感情问题呢?”
   “闭嘴,我在想事儿!”

  为什么关心?金凌其实也不明白,就是觉得非管不可。自己和蓝景仪从小不对盘,但一直以来只有蓝景仪在他身边。每次和男友吵架后似乎都是蓝景仪陪着他痛骂男友,甚至帮他打人。虽然事后金凌都会因为心疼男友又和蓝景仪打一顿。而蓝思追,是他上大学后认识的第一个人。从迎新到军训,他所做的都超过一个师兄应做的。金凌明白他们对自己的好。他觉得两个人心意相通就应该在一起,别磨磨唧唧地浪费时间。
 

  自约话那天又过了一个星期,蓝思追和蓝景仪还是老样子。一个不说,一个不明,干让金凌和欧阳子真着急。直到军训汇演结束两个人都没见上面。

  蓝景仪吃完饭回到宿舍,金凌就已经摆好椅子等着他,大有一副审犯人的姿态。
   “金凌,你干什么?”
   “坐。”

  等蓝景仪坐下后,金凌才开口道:“你喜欢思追。”
  蓝景仪被他这么一个陈述句吓一跳,脸色尽显慌张。
   “不……你说什么?我……我不啊。”
   “别骗自己了。拿着别人给的防晒霜当宝贝供起来,不是喜欢是什么。”
   “当宝贝怎么了?宝贝就是喜欢吗?”蓝景仪反驳道。
   “哼,情商为负的家伙。谁天天盼着人家来送清凉?没来一副病猫样,来了就生龙活虎。又是谁老是盯着人家的聊天窗口又不敢发消息?收到消息又像个傻子一样蹦。还有啊,是谁……”
   “停停停停!”蓝景仪及时掐断金凌的话,“你你你怎么这么八啊!”
   “你敢骂我!蓝景仪!活该你追不到思追,敢情你是个没情商的,连自己喜欢思追都不知道。白费他对你那么好了。”
   “就算我喜欢思追,我能怎么办?去表白吗?”
   “你不敢吗?”
   “我……”蓝景仪冷静下来。

      是啊,自己是喜欢思追吗?正如金凌说的,自己确实很想每天都见到思追,甚至想走进他的生活,更多地了解他、陪伴他。从第一眼见到蓝思追开始,蓝景仪就出不来了,陷入了蓝思追的温柔。或许这些都很微不足道,显得这份感情很薄弱,但蓝景仪不想放弃这个令他牵肠挂肚的人。

  蓝景仪突然站起身,冲了出去。
   “喂你去哪儿?”
   “我要去找思追。”

  蓝思追在宿舍里预习着明天要讲的内容,但不管看什么都看不进去。总有点后悔今天没有去看军训汇演,没有看看景仪。

  景仪今天应该表现得很好吧,练了那么久。啊,不知道他有没有多喝水,天气很热呢……

  “思追你在吗?”
  蓝思追猛地震了下,似乎听见了蓝景仪在喊他。而不断的敲门声也证明这是真的。

  蓝景仪冲动地跑去告白,敲了门后又怯了。

  我要怎么说?不对啊,要是思追不答应怎么办。唉我怎么就跑过来了,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蓝思追把门打开后就看到跑得气喘吁吁的蓝景仪,他的额上还挂着薄薄的汗,却一副要走不走的样子。

  “景仪这么晚找我有事吗?”

  蓝景仪什么也没说,就盯着蓝思追看。越看心越不定,恨不得把这个人狠狠地嵌入自己的脑里、心里,叫他不能离开自己。他觉得自己有些疯魔了。

  温其如玉,乱我心曲。

  “思追,”蓝景仪顾不上身上脏不脏,一把扑上抱住蓝思追,“我喜欢你。”

  蓝思追先是被蓝景仪这突然的一扑扑得站不稳,又被他这一句砸晕了头。
  “喜…喜欢?景仪你在说什么?”蓝思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抖,他不敢相信刚才蓝景仪说了什么。

  蓝景仪松开蓝思追,直直看入他的眼。刚军训完的他还保留着军训的习惯,站如松般地向蓝思追说:“我喜欢你思追。从第一眼开始就喜欢上了。我……我不知道还要说什么,可是我知道蓝景仪喜欢蓝思追。”

  蓝思追有点想哭。自己纠结那么久的问题蓝景仪用一句话就解决了。或许金凌说得对,你不说怎么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想来还是自己在感情上太胆小了。

  蓝思追向前一步抱紧了蓝景仪,把脸埋在他肩上,细声说道:“景仪,好巧,我也喜欢你,特别喜欢。”

  由一个人的清凉开始,到两个人的相拥。纵使人海茫茫,眼中只有对方。

  蓝思追向门外的两人无地声道谢。他想,他和景仪真真应了那句话:
  爱的开始是一个眼色。

——————————————————————————————
※ps.当晚……
     “景仪,你今晚真的要睡这儿吗?”
   “子真都答应了,思追你就让我住一晚呗。这么晚回去那大小姐肯定要骂我吵着他了。”
  蓝思追见他不到黄河心不死,也没法了,只能催促他去洗澡。
  等蓝景仪洗好出来,就看见蓝思追正在整理床铺。见他毫无防备,蓝景仪起了坏心,从后面扑向蓝思追。蓝思追没反应过来,只转了个身,还没来得及避开就被扑在了床上。
  蓝思追无奈地说景仪你怎么还像个小孩一样。正想着把蓝景仪推开才发现逆着光看他时……
   “景仪,你真的黑了好多,没用防晒霜吗?”
  蓝景仪嘴角抽抽,不顾蓝思追反对就亲了上去。亲完还颇为满意地看着刚啃出来的印子。
   “不能只有我身上有别的颜色啊,思追。”

【仪追】我与你一样

×第一次写文,给最爱的仪追。
×迟来的七夕贺文~两位小天使七夕快乐(๑´∀`๑)
×文笔差,请见谅@_(:з」∠)_

   “大小姐,快把你的闹钟都关掉,一大早的你调那么多闹钟干什么,吵死了!”蓝景仪把几个闹钟一闹股地全扔在金凌身上。虽说自己已经起床了,但也架不住几个闹钟同时响,闹得人心烦。更何况今天还是七夕,可怜自己还是个单身狗,心情本就不好,闹钟还要闹,心情更糟了。
  “唔……”金凌慢吞吞地从被窝中爬起,眯着眼摸索着关掉闹钟。等彻底醒来后才注意到蓝景仪就站在他床边,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
  “不就是几个闹钟,至于吗。”金凌也没想到闹钟闹了那么久自己才起,还招来了隔壁卧室的蓝景仪。正想说些什么安抚一下蓝景仪才发现他今天穿得特正式,白色衬衣搭修身黑西裤,打一个蝴蝶结领结,显出一副斯文模样,还平添一丝帅气。
  “打扮得人模狗样,你这是要去约会?”
  “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哪来的约会啊!”蓝景仪生气地推了金凌一把,想着明知自己没有女朋友还在讽刺自己,这个大小姐正是恶劣啊,有男朋友了不起啊,有男朋友就可以不干活不学习了吗!
  “我可不是某位大小姐,有钱有势有男朋友,不愁吃喝。像我这种三好大学生、万年单身狗肯定要好好工作养活自己啊。”
  “你说谁是大小姐!蓝景仪你找死!”说着金凌便从床上蹦起,直向蓝景仪扑去。
  “我可不和你闹了,”蓝景仪连忙躲开,“今天还有一堆花要送,先走了。”
  “滚滚滚快滚!”
  蓝景仪本想直接去房里拿包然后去工作,可到房门时突然想起金凌和蓝思追昨晚不知在说什么,聊得可起劲了。于是他想从金凌这儿套套话又硬生生转回了金凌房里,问他昨晚的事。
  “你哪只眼睛看我和他聊得起劲了?去上你的班!滚!”说着还把蓝景仪推出屋子赶他去工作。
  蓝景仪到了店里先被老板娘调侃了一番单身狗在七夕没人权,之后又被派了一堆送花任务。看着长长的派送单,蓝景仪觉得今天自己不光是要被狠狠地撒狗粮,还得从早劳累到晚,还是到大半夜那种。
  谁让自己是单身狗,认了……
  捧着几束花,穿过大街小巷,把花送到指定的地点又回到店里开始新一轮送花。蓝景仪本就长得不错,阳光帅气,充满活力,又加上今天穿上店里准备的工作服,整个人看起来就更加丰神俊朗。一路上不停有女孩偷瞄这个帅气的送花小哥哥。
  街上许多都是成双成对的人儿,仿佛在他们周围都冒起粉色泡泡,甜甜蜜蜜,好不恩爱。蓝景仪看着他们,想到被自己扼杀在心中的恋情——他的竹马,那个总是带着浅浅微笑,温润如玉的人。记不得自己是何时喜欢上他,意识到时已是情窦初开之时。那是自己的眼里、心里只有他,看到他的笑心跳会加速,看到他与别人好会不快,总之他在自己心里是好得不得了的存在,是自己心悦之人。可是对方只把自己当兄弟,甚至在某一天之后就对自己带着隐隐的疏离。或许他只想与自己做普通的兄弟,而不是恋人。于是这便成了蓝景仪心中的一个秘密,不敢告予他人,不敢表白心意。坚守这个秘密多年,如今蓝景仪已成长为能对自己负责的青年,在七夕佳节为自己的生活奔波。但他还是不敢去表白,他害怕对方会厌恶自己,连朋友都做不成。在蓝景仪看来,能在他的身边就够了,自己不奢望别的。
  夜色渐浓,长长的派送单已被打上数个圈圈叉叉,只剩最后一家。蓝景仪一看地址,吓了一跳,这个地址不是自己最熟悉的吗?!蓝思追的家!
  蓝景仪心情复杂地看着手上一大束向日葵花束,有种想扔进垃圾桶的冲动,不管是谁送给蓝思追,还是蓝思追要送给谁,他都不能接受。
  让思追和别人在一起,我还是做不到。
  想归想,现实却是蓝景仪在蓝思追家楼下的长椅上坐了大半个小时,理智与私欲正做着激烈斗争:送,亲手撮合他们,把自己心爱的人拱手让出;不送,很可能棒打鸳鸯,破坏兄弟的幸福。从楼下看着蓝思追的家,蓝景仪觉得思追家的灯光是有温度的,照得人暖暖的。他站起身来,向大楼走去,眼中的光却慢慢淡下。
  清脆的门铃声响起,仿佛宣告着自己恋情的彻底终结。蓝景仪多希望开门的不是思追,希望这只是自己的一场梦。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蓝思追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道:“景仪,你来啦。”
  “思……思追”蓝景仪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一脸痛苦不甘,“你的花,祝你七夕快乐啊。”他把花塞进蓝思追手中,转身就走。他只想赶紧离开,片刻不留,害怕自己会改变主意或是让蓝思追看到自己窘迫的一面。
  蓝思追看着蓝景仪一反常态的表现,有些担心,便拉住了他问:“景仪,你怎么了?”
  不想再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出丑,蓝景仪只好撒谎说自己还有工作要先走。
  “可我不是最后一个客人吗?”
  “不是啦,还有没送的,哈哈哈那我先走了。”
  蓝思追皱了皱眉,又把自己手中的向日葵给了蓝景仪。
  蓝景仪有些懵:思追这是要拒单吗?
  “思追,我……”
  “景仪,这花是给你的。接下来我要说的你可能不爱听,但我希望你能听完再拒绝我。”
  蓝景仪有些被蓝思追严肃的样子吓到,呆呆地应了好。
  “景仪,我……我心悦你。从很久以前开始,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讨厌我,而且我也害怕自己接受不了你的拒绝,所以一直不敢说。但是我想明白了,不管会不会被拒绝,我也想让自己的心意让你知道。”说完,蓝思追已是面红耳赤,快要能滴出血似的。
  蓝景仪听完蓝思追的告白后,脑子一下没转过来,但看见面前的人已是一脸羞得不得了的表情又隐隐带着期待、害怕的眼光看着自己,才明白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思追儿在向我表白!他心悦我!
  行动往往直接过言语,蓝景仪直扑抱着蓝思追,进了门,道:“思追,我没听错吧!你心悦我?”
  蓝思追退了好几步才稳下来说:“嗯,我心悦你,景仪,你……”
  “我心悦你!思追,一直……”语毕,蓝景仪轻覆上蓝思追的唇,又慢慢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一边吻一边向卧室移动,蓝景仪顺手把花放在床头柜上,压着蓝思追躺在床上。
  “思追,我……我心悦你。”

  蓝景仪醒来后,已是第二天。他看怀中的人睡得香甜,又看到地上凌乱的衣物,想起了昨晚和思追的种种。
  自己暗恋的人也喜欢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实在令他有些飘飘然。他拿起手机,告诉金凌自己有男朋友了。
  “是吗,思追总算把你搞定了?”
  “???”
  “感谢我吧,要不是我的计划,你俩八百年都不可能在一起。”
  原来,蓝思追告诉了金凌自己心悦景仪的事,于是金凌便串通花店老板娘,计划了送花告白一事。
  敢情是我被蒙在鼓里?蓝景仪轻轻在蓝思追额上一吻,又看到柜上的向日葵花束中的卡片。他打开后,只见卡片里只有一句话: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思追,我与你一样。

高考之后入刀坑一年了~
高考又加上临近期末,突发一个小剧场hhhh~
最喜欢土方组了ପ( ˘ᵕ˘ ) ੭ ☆